小說/青石細語/太古劍尊

第3692章 云老出手

    不得不說。

    魔山尊的魔道秘術,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頂尖的水準。

    他的袖袍中,不斷的射出由黑色魔氣凝聚而成的箭矢。

    每一道箭矢上,都蘊含著極強的劇毒,這種劇毒,被稱之為圣隕毒。

    顧名思義,圣人沾染,都會隕落。

    咻!

    箭矢越來越多,到最后密密麻麻,席卷天地。

    而這一邊,逍遙侯也不含糊,他施展出了最強絕學。

    畢竟,他是一府之主。

    本源界廣袤無比,能夠成為一府之主,基本上都可以算作是吞魔族的核心,僅僅比四大分支要弱一些。

    從兩人的戰斗中,就能看出,逍遙侯體內的吞魔血脈濃度,比魔山尊要強橫很多。

    再者,他擁有著一種強大的秘術,這門秘術,來源于四大分支。

    曾經,他無意中,救過一個四大分支的人。

    那人以這門秘術回贈,只可惜他們之間的聯系,因為逍遙侯的一次失誤,從而中斷。

    這也是為何。

    逍遙侯迫不及待的想要送弟子進入四大分支。

    因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進入四大分支,意味著什么。

    “給我滾。”

    接連被魔山尊的箭矢逼退,險象環生,這也令的逍遙侯無比震怒。

    他開始施展出了最強秘術,與魔山尊搏斗在了一起。

    而此時。

    方辰也沒有閑著,他在按照事先安排好的計劃,與軍宮的諸多將軍,暗中布置陣法。

    嗡!

    陣基在不斷的構建,不一會兒,就構建完成了。

    這時,天穹中的戰斗,也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只是。

    月宮的那位神秘強者,一直不曾出手,所以逍遙侯并沒有啟動陣法。

    他一邊與魔山尊戰斗,一邊觀察著周圍的一舉一動。

    轟!

    猝不及防下,被魔山尊逼退。

    “逍遙侯,你不是我的對手。”魔山尊信心十足。

    雖然現在,他們打的難解難分,但是他相信,只要拖延時間,逍遙侯必敗。

    “哼。”

    逍遙侯冷笑,絲毫不擔心。

    月宮秘境。

    一直在關注激戰的云老,終于準備動手了。

    “準備一下,我要動手了。”

    云老低沉說道。

    此次事關重大,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云老一定會成功的。”月橫堅信。

    嗡!

    云老盤坐在黑色祭壇上,他以自身力量,引導祭壇震動,不一會兒祭壇中,涌現出了可怕的力量。

    在他的操控下,這些力量,融入虛空中,悄無聲息的來到了軍宮門前。

    “終于按捺不住了嗎?”

    www.47710841.com  逍遙侯見狀,一拳逼退魔山尊,而后腳掌一跺,整個陣法瞬間被激活,方辰置身于陣法中樞,瞬間操控陣法。

    “走。”

    逍遙侯幾乎是在一瞬間,就捕捉到了祭壇逸散出來的力量,他雙手猛地朝著虛空一拉,頓時那融入虛空的力量,被其轟散。

    “不好。”

    月宮秘境中,云老咳嗽一聲,嘴中吐出鮮血,他臉色泛白。

    “該死。”

    云老怒吼,為時已晚,逍遙侯殺氣騰騰的來到月宮。

    “真沒想到,月宮居然隱藏著這么一位強者。”逍遙侯寒聲道。

    而這時。

    魔山尊沒有去追逍遙侯,而是任由陣法沖擊著自己,他眼眸森然的盯著林辰。

    “去死吧。”

    轟!

    魔山尊一拳轟出,但是出乎所有人的預料,當拳影即將靠近方辰的時候,陣法中樞猛然間涌現出了一個浩大的漩渦,將拳影吞噬。

    “這是……吞靈陣法?”

    魔山尊失聲大叫。

    “該死。”

    他暗罵一聲,不斷的對陣法發起沖擊。

    而另一邊,月宮上方,爆發了驚天一戰。

    “怎么回事?”

    諸人一臉懵逼,剛剛逍遙侯不是在跟魔山尊激戰嗎?

    為何突然間轉換對手,而且最讓他們震驚的是,月宮中何時出現這種級別的強者?

    “快看,那人是誰?居然能與逍遙侯斗的旗鼓相當?”

    “天啊,那是月宮的古老強者嗎?”

    “怪不得,月橫那么囂張,原來是有這個底牌。”

    “月宮要造反嗎?”

    一時間,無數嘈雜之聲傳來。

    月宮之巔。

    云老被黑色魔氣籠罩,他盯著逍遙侯道,“逍遙侯,你以為這樣,就能敵得過我嗎?”

    “你是……云老人?”

    逍遙侯瞳孔一縮,有些震驚。

    “當年,你沒死?”

    “哼。”云老冷哼,“我的仇人還沒死絕,我怎么會死?”

    話音落下,云老直接出手。

    他雙手攤開,頓時黑色霧氣中,涌現出了無數骷髏頭。

    這些骷髏頭,攜帶著無盡怨氣,朝著逍遙侯張牙舞爪。

    “你……到底殘害了多少無辜?”

    逍遙侯勃然大怒,這些都是逍遙府的子民,然而卻被云老吞噬。

    “該死。”

    他拳頭緊握,怒火沖天,心中已經給月橫宣判了死刑。

    “諸宮聽令,月宮背叛逍遙府,罪不可恕,諸宮聯手,圍剿月宮。”

    “你都自身難保了,還管其他?”

    云老嗤笑。

    “就憑你那破爛陣法,想要擋住魔山尊?簡直癡人說夢話。”

    云老一眼就看出,那是吞靈陣法,只不過操控之人實力太弱,只能阻擋魔山尊一會,并不會堅持太長時間。

    “哼,殺你足夠了。”

    逍遙侯攜帶著無盡怒意,與云老激戰在一起。

    而下方,八宮眾人,正在朝著月宮逼近。

    咚!

    魔山尊的每一次重擊,都會造成陣法動蕩,而操控陣法中樞的方辰,感覺如遭雷擊。

    他感覺胸口被狠狠錘過,喉嚨一動,嘴角逸散出了一抹血液。

    不過,他在堅持著。

    “你以為,憑借這吞靈陣法,就能困住我嗎?”

    魔山尊鄙夷笑道。

    “逍遙侯已經自顧不暇,別指望他來救你。這吞靈陣法,撐不過三分鐘,就會碎裂,屆時,我倒要看看,你會怎么辦?”

    看到方辰那堅毅的眼神,魔山尊繼續道,“感到絕望了嗎?”

    “你殺我徒弟的時候,是否想過,會有這么一天?”

    “當然想過,以你的無恥性格,放下身段,為弟子報仇,在正常不過了。”方辰道。

    “你……”

    魔山尊大怒,“放心,我不會輕易將你斬殺,我會將你元神剝離,日夜焚燒,讓你嘗盡世間最痛苦的刑罰。”
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