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熔火來臨

    寒風陣陣。

    天空中匯聚的雨云越來越厚。

    此時距離傍晚還有很長時間,但天色已經徹底暗了下來,原本牛毛般的蒙蒙細雨有轉大的趨勢。

    穴兔族的人被寒雨淋得瑟瑟發抖,一個個鼻頭紅通通的,穴兔寶寶們更是狂打噴嚏,喪失了剛開始的活潑勁,垂著耳朵全都蔫噠噠的模樣。

    葉羲對納一說:“你們的任務早就完成了,先回去休息吧。”

    穴兔族的人體質弱,也許這寒雨淋多了就生病了。

    納一吸了吸鼻子,仰頭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葉羲,小聲道:“可是……我們想看看冰窖里面是什么樣的。”

    葉羲不為所動:“等天氣再暖些的時候看吧,也不急在這一兩天。”

    納一不好再說什么,行了個禮,戀戀不舍地看了眼洞口,然后率領族人們一蹦一跳地離開這里,回溫暖的山洞里去了。

    滿身土沫的單葉等人夯完了臺階,提著工具沿著臺階從地底一步步走上來。

    寒雨絲絲落下,幾人身上的土沫被雨水混合成了泥水,狼狽地從身上滾落,把幾人全都弄成了大花臉。

    葉羲:“辛苦你們了,回去洗個熱水澡好好休息休息。”

    單葉他們已經看過冰窖了,對地底沒什么好奇不舍,很干脆地行禮告退了,臨走前還將火把交給葉羲。

    葉羲接過火把。

    火把上的火焰被寒風寒雨弄得搖擺不止,發出嗤嗤的響聲,見火焰漸漸變成了火苗,葉羲干脆用手將火把按滅。

    森森的寒氣從地底涌出,潮葉羲身上撲來。

    葉羲沿著臺階,向黑暗冰冷的地底走去。

    虬牙、錐、烏木等人剛剛沒機會下地,現在對這個剛完工的冰窖也很好奇,厚著臉皮跟在葉羲身后一同挨挨蹭蹭地進去。

    冰窖寒意刺骨,比地面要冷的多,地面和墻壁都冒著一股股的冰霧。

    里面并不是黑暗一片,在邊沿處有一塊冰磚的中心鑿了個凹槽,里面直挺挺地豎著一支火把,微弱的火苗將四周朦朧地照亮。

    葉羲環顧四周。

    穴兔族的人很好地按照他的要求,將他想要的冰窖挖了出來。

    為了防止坍塌,冰窖一共有三個冰室,每個冰室面積都不大,只有三十多平米,高度大概也只有兩米二左右,體型高大的烏木在冰窖里還需要低著頭。

    這三個冰室都是相連的,相連的走廊也鋪著冰磚,不停散發幽幽寒氣。

    “哎呦!”

    地面很滑,空間又黑暗,躬著背的烏木哐當一聲摔了個四腳朝天,腦袋重重磕了下。

    錐將烏木這個大塊頭扶起來,道:“這里的地面都鋪著冰呢,小心些!”

    烏木聽得感動,正要說話,卻聽錐笑瞇瞇地接了一句,“…別把這里的冰撞壞了!你瞧,你把這冰臺都撞塌了,有塊冰磚還掉了個角呢!”

    為了擺放蔬果肉類,每個冰室都參差地搭建了很多長長的冰臺,剛才烏木就是撞到了冰臺上。

    烏木悶悶地哦了聲。

    他心眼實誠,虬牙這么說【免費小說網 freexs.org】也沒放在心上,只是把冰臺重新磊好,然后睜大眼睛在黑暗中尋找著什么,最后費了老大勁發現了飛在不遠處的冰塊碎片。

    他將碎片撿了起來,心虛地看向葉羲。

    葉羲無奈地看了錐一眼,對烏木說:“頭沒撞破吧?”

    烏木后知后覺地摸了摸后腦勺,愣聲道,

    “濕濕的,但是不痛。”

    虬牙使勁嗅了口空氣,隨即拍著烏木的肩膀笑道:“沒有血腥味,你個傻大個,你摸到的是雨水啦!”

    烏木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嘿嘿,我頭還挺硬的……”

    虬牙從到邊沿處,將火炬從冰磚上拔了下來遞給烏木:“給你,小心看著點路,不然這里得被你拆了。”

    烏木要把火炬給葉羲。

    葉羲搖頭拒絕了,他的夜視能力很強,即使沒有光線也能依稀看到東西。

    不過,光源對其他人來說還是很重要的。

    于是他對虬牙說:“以后冰窖就用星藻來照明吧,你現在先出去,讓白龜部落的人在星湖里撈一些星藻上來,記得要大一些的星藻,這樣的星藻更耐寒。”

    虬牙領命。

    不一會兒,虬牙還有水生等人扛著石桶回到地窖。

    石桶里的星藻散發熒熒光芒,將黑暗的地窖照亮,周圍不再是黑暗一片。

    虬牙趴在石桶邊緣,將手伸進冰水里嘩啦啦使勁翻攪,隨即抓了一只驚慌失措的大星藻上來,對葉羲說:“羲巫大人,你說這石桶里的水過了一夜會不會結冰了,里面的星藻會不會也被冰凍住?”

    葉羲不置可否:“也許吧。”

    虬牙笑道:“凍住也挺好的,只要在水結成冰前星藻沒死就還會發光,省得我們給這些星藻喂食,多省力啊,你說是不是?”

    葉羲淡淡一笑,點了點頭以作回應。

    虬牙看著葉羲的模樣,心中嘆了口氣,轉頭和錐對視了一眼。

    這些天來,他們這些熟悉葉羲的人都發現了葉羲的不對勁。從滄霧走開始,他們的羲巫變得沉默了很多,有時候明明照常在笑,但笑意卻不達眼底,時常還會望著某處發呆。

    所以他和錐都努力想讓葉羲多說會話,多笑笑。

    其實錐自從小牧豆夭折以來就沉穩了許多,不像以前那么跳脫了,但剛才為了逗笑葉羲還故意噎烏木。

    空氣忽然沉寂下來。

    連烏木這個反應慢一拍的家伙都察覺到了不對勁,瞪大眼睛看看錐又看看虬牙。

    葉羲卻沒有發現不對,垂著眼睛立在原地思考著以后讓誰來看守這個冰窖,又讓誰來負責記錄冰窖的庫存。

    忽然。

    葉羲渾身一凜,抬起雙眼。

    他敏銳地感覺到空氣中似乎有什么無形的東西淡淡壓了過來,壓得心頭沉甸甸的,然后他立刻反應過來,那是……強大兇物的氣息!

    就在下一刻,地面上傳來了陣陣驚叫聲,緊接著,斷翎飛速從洞口處跳下來,攥緊雙拳胸膛起伏地向葉羲報告。

    “巫……熔火部落來人了!!”

    虬牙錐烏木身體都是一震。

    葉羲神色變得凝重,二話不說,大步踏著臺階迅速來到地面上,淋著寒雨抬頭望去。

    此刻羲城那布滿陰云的上空中,正翱翔著數不清的囊鱗翼龍。火紅色的龐然大物一只接著一只交疊著,密密麻麻的根本數不清數量,完全遮蔽了視線。

    它們張開龐大有力的雙翼,在縹緲的暗色陰云中交錯盤旋,雙翼扇動間,攪得云氣如霧海般涌動。

    散發的恐怖氣息壓得羲城眾人胸口滯悶喘不上氣來。

    但羲城戰士們并沒有屈服,他們咬緊牙關崩緊身體,死死地握著武器,仰頭盯著這些囊鱗翼龍,已經做好了浴血奮戰的準備。
直播吧